美欧利益冲突难以调和-资料图.jpg

    首先,美欧对多边机制态度有异。特朗普鼓吹美国优先,疏离多边主义,淡化美国全球领导作用,对欧洲一体化缺乏热情,甚至抱敌视态度,还是英国脱欧的坚定支持者,迄今疑欧态度基本未变,甚至一意孤行退出WHO。欧盟则主张继续倡导以规则为基础的、相互关联的开放世界,保护多边主义,寻求具有支持性作用的负责任的全球化,确保国际社会能联合应对紧急事态。


    欧洲人总觉得美国关键时刻行动缺位,担心支持多边机制的努力终将劳而无功。早在美国冻结WHO经费时,芬兰、爱尔兰、拉脱维亚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就宣布了对WHO增资计划。德国外长马斯批评美国的做法是“将飞行员扔出了飞机”,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也强调,“行动应以多边主义为核心”。美国宣布退出WHO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直指,通过多边机制加强团结合作是战胜疫情的唯一可行途径,各方应参与并支持WHO,避免任何削弱国际抗疫合作的行为。


    令人头疼的是,特朗普还威胁退出WTO,阻扰任命新法官,使WTO上诉机构“停摆”,成为美欧关系痛点,欧盟只能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设立没有美国参加的临时解决方案。4月中旬,欧洲理事会正式批准《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确保中国、欧盟等多个WTO成员,在WTO上诉机构处于停摆之时,仍可解决彼此之间的贸易争端。


    第二,美欧在对华脱钩问题上并不同调。美国鹰派一直在力推对华经济硬脱钩,加速将制造业迁回美国,同时也在说服欧洲加入对华脱钩进程。毋庸置疑,美欧在涉华问题上有许多共同利益。欧盟意识到,中国不再局限于竞争低附加值产品市场份额,已快速往全球价值链上游爬,并开始向欧洲未来的经济核心部门渗透,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中国标准2035》和“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排挤中国市场的欧洲企业,而且还试图输出中国模式,改变重要物资对华“病态依赖”刻不容缓。


    目前,英国政府提出要建立一个5G技术的民主十国联盟(D10俱乐部),为5G设备和其他技术提供更多的供货商选择,以削弱对中国5G技术的依赖,除G7成员外,另加澳洲、韩国和印度。


    不过,新冠疫情固然会刺激美欧在涉华政策靠拢,但双方在供应链问题上不会同步。实际上,欧洲国家虽然在寻求减少对某些国家,尤其是对中国产品供应的依赖,但并不赞同美国走得太远。他们认为,减少重要物资对华依赖并不意味着将产业链全数回迁欧洲,一味强调“自给自足”只会误入歧途。


    需要注意的是,美欧对华疑虑都在增加。作为盟友,按理说双方在诸如华为5G之类的问题上连手对付中国不应存在障碍,但特朗普政府对欧洲加征关税、实施二级制裁和其他无缘无故的打压,使许多欧洲国家十分不满,也刺激了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理应向美国一边倒的5G问题上没有唯美国之命是从。相反,越来越多的欧洲领导人认为,华盛顿是不靠谱的合作伙伴,欧洲应该在美中之间寻找中间角色定位,避免成为中美懦夫博弈的牺牲品。


    6月5日,美国官方放风称,拟在9月份之前,从德国境内撤出9500名美军士兵,缩编规模约三分之一。作为美军欧洲司令部所在地,德国境内部署了大约3.45万名美军士兵。为了凸显撤军的决心,特朗普还下令,今后驻德美军上限将从5.2万人降至2.5万人。


    许多德国人认为,美方撤军决定是对默克尔前些天未答应赴美参加G7峰会的报复。令默克尔难堪的是,特朗普政府再次不顾外交礼仪,事先既无知会,也无协商,就强推这种直接影响德国安全和经济利益的大事。德国跨大西洋合作协调员彼得·拜尔称,美方的做法“完全不能接受”,外长马斯表示,与美军数十年来的合作符合两国利益,德国心存感激,美方撤军计划令人遗憾。


    美德矛盾由来已久。为防俄罗斯影响力渗透欧洲,美国一直在要求盟友提高北约军费,德国推三阻四行动迟缓。刚刚离任的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被指是这次撤军的幕后推手,他去年在推特上发文称,美国人不理解“为何德国未履行北约义务帮助西方”。


    特朗普本人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指责德国,埋怨北约没有分担应分担的欧洲防务费,军费支出像过山车一样下降,甚至以从德国撤走B61-12战术核弹和重装机械化师相威胁。事实上,在美国的压力下,德国与大多数联盟成员一样,承诺到2024年军费贡献会达到GDP的2%,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六年时间里,欧洲防务费一度大幅减少。


    这次美欧经济同样不容乐观。IMF预测,2020年欧元区GDP将下降7.5%,经济不景气势必累及防务费支出。另一方面,经济下滑也将导致美国国防预算承压,华盛顿料难填补缺口。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之际,美国减少军队人数或有经济考虑,意在施压默克尔更多分摊军费,释放了美国不会为盟友无底洞付出的信号,再次体现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


    欧盟对美国的指责并不买账。美国约85%的防务费支出与北约或欧洲防务很少有关联,特朗普将美国防务支出(超过GDP的3%)与北约相提并论并不合适。美国参与北约防卫也不是为收取保护费,而是因为欧洲的繁荣稳定和安全符合美国的利益。何况,美国在欧洲驻军还贴近关系美国重大利益的中东等热点地区。


    有分析指,特朗普撤军不是技术决定,纯粹是政治决定。数十年来,美国在德国部署了大量军队,威慑俄罗斯与驻军人数没有必然联系,减少驻军人数本身并不危害跨大西洋合作,但因心怀不满而率性单方面撤军则释放了错误信号,无异于告诉对手,进攻北约不一定会招致美国报复,这不仅使德国人,而且使所有欧州人,以及理解美国在欧洲利益的美国人深感不安。


    西方一些人士并不看好特朗普的撤军决定。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哈斯指,“美国在德国驻军不是为了‘永远的战争’,而是投资‘永远的和平’。减少驻德美军会引诱俄罗斯更具侵略性,增加盟友对美国可靠性的疑虑。单方面这样做是雪上加霜,不负责任。”


    德国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执政联盟议员瓦德弗称,所有北约成员均受惠于联盟内聚力,只有俄罗斯及中国从分化中得益,华盛顿应予留意;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副主席布罗克霍夫更指,特朗普“认为他在使用美国的权力、影响力和实力,但若果真在三个月之内撤军,美国在欧洲的威慑力将减少25%。”


文章发布:2020-06-23

本文链接: http://dadumuseum.org/?id=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