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老是说,泰国是包容的,尤其在性别方面。


因为暹罗满街满网,从孩子开始,妩媚的男生已经成为美妆网红博主了,而阳刚的“女汉子”也早就剃了头,在一本本时尚杂志里大秀腹肌。

QQ截图20200629115215.png

这些老生常谈的背后,的确是传统当中的尊重共识,让这个温暖的社会在性别选择面前,顺了人们最大的心愿。


然而前提是,自由选择性别的,必须是一个被公众定义的“正常人”,如此即能以群体为单位,随意转男转女。所有的歧视和侮辱,也都能顺理成章被判为“不尊重性别”。

QQ截图20200629115227.png

但不幸的是,当泰国人被罕见的“生理怪异”惊吓时,他们当中同样也会有人指着对方,大喊一声:


“怪物!”


至此,“怪物”们的命运开始坎坷,困扰他们的,不单是男女性别的纠结,还有“是人与否”的认定。


那么从了解到熟悉,从尊重到平等,那条背负“怪物”骂名的伤痕,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愈合。

QQ截图20200629115235.png

连选择性别的资格都没有!为什么,我是有两个生殖器的怪物?!


“我叫EK,从我出生开始,耻笑和侮辱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4岁那年,幼儿园一次体检发现,我下体有着两个性别的器官——女性生殖器包裹男性生殖器,并且医生鉴定,两个生殖系统都是完好无损的。


“懂事后,我才明白,‘真性双性’这个学名究竟有多么讽刺。”


“尽管我的出生证和学生证写着我是女性,但之后没有医院能够证实我究竟是男是女,人来人往的社会,也没人会在意我的痛苦。”


“我的童年,可以用精神分裂来形容。最惧怕的,无非是游泳课和每年一次的体检。”

QQ截图20200629115244.png

“刚上小学的日子,星期五,妈妈会拉着我去商场选裙子,告诉我女生该如何扎辫子。星期六,叔叔会让我打泰拳,一直在反复强调男子汉不可以让别人欺负。


“星期天,爸爸会在我包里放上男女两套服饰,叫我上学小心,看老师和同学的脸色,一旦被骂成怪物,那就随时切换性别装扮.....”


”也许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的周末是愉快放松的,但对我而言,每天都是煎熬——不管男生还是女生,所有人都在躲着我,因为我非男非女的下体,吓跑了太多人。”


“以男性身份立足校园和社会,我没那特征,以女生装扮出现,我内心和脸庞都是男性,上男厕所被笑,上女厕所被打。”

QQ截图20200629115320.png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老天这么不公平,让我一出生就有两个生殖器,如此尴尬而难以启齿。”


“校园不会干预变性,与普通变性群体相比,我没有选择性别的资格,因为我是‘怪物’。”


“我无论怎么逃避怎么掩饰,只会越描越黑。”


“当时有想过动手术改造,但我还不到合适的年龄,而且因为生理结构特殊,死亡风险很大。”


无缘“国家短跑队梦想”,教练说:你连人都不是,还有胆子谈梦想?


“3年级的时候,我很清楚自己就是一名男性。”


“通过锻炼,我的肌肉比同龄人发达,还入选了国家短跑队(100米预备队员)。”


“我觉得成功离我很近了,所以我每天都坚持训练,从校园赛破纪录,到区赛名列前茅,最后以优异成绩获得资格,准备代表国家参加比赛。”

QQ截图20200629115333.png

“然而在体检初期,组委会发现我的身份是女性,染色体DNA的结果却是男性,而我,又即将要报名男生组100米的短跑比赛.....


“当天混乱争议之下,我的参赛资格直接被取消。”


“其中一位教练说过的话,我至今忘不了——你连人都不是,还有胆子谈梦想?”


“很快,小孩的体育圈子里,‘怪物’的称号再次回归。”


被社会排挤,被女友抛弃:我决定用尽各种方法自杀,做尽各种坏事进监狱


“校园阶段,我是躲在黑暗角落里度过的,没想到出来工作之后,情况更加糟糕。”


“为了离开东北部的失望环境,我选择在曼谷工作。有做过物流行业、五金行业、化工工业、金融行业。”


“由于我的缺陷,我比任何人都要谦卑,学东西也非常快,每月薪资也非常高。“


“但我的畸形身体早就已经写下结局:一般是公司人事部门揪着我的性别资料不放,接着闹得全公司沸沸扬扬,


同事们一句句的‘强奸自我、男女通吃’,将我赶尽杀绝,逼得我一整年都在频繁更换工作岗位。”


“好在,我遇到了一位中小型企业的女同事,她刚开始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甚至拿出资金帮助我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公司。”

QQ截图20200629115351.png

“可就在情到深处,即将谈婚论嫁时,同居生活还是暴露了我的秘密,她望着我扁平的裤裆,当晚收拾包袱,头也不回的走了,甚至还去报案,声称有残疾人恶意欺骗骚扰她。”


“晴天霹雳,往昔的恩爱历历在目,她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一定想不到,她留给我的所有照片,背后都写着:เป้าหมายในชีวิต(人生目标\一生挚爱)。”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用尽各种办法自杀,用尽各种办法进监狱,但还是窝囊的苟活下来,因为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认命。”


“记得在一次自杀时,我爬上了高压电线,原本打算用最快的速度结束生命,但居然被警察用棍子打了下来。”

QQ截图20200629115401.png

“当时的警局,警察审问‘牛头不对马嘴’,他们说尽管没有证据,但是怀疑我爬电线偷东西,需要控告我盗窃罪,因为他们的破案业绩还缺几个。”


“一心寻死求封闭的我,开心爽快地画押了,还帮助警方多认了几条罪,最终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

QQ截图20200629115415.png

“入狱后的我,仿佛心灵找到了归宿,我第一次觉得尊严得到了保护——那些可爱的狱警们居然没有因为我的性别问题而拒绝我入狱,并且还担心我被男囚犯强奸,特别把我安排到了女性监狱里......”


“女子监狱里,不再有侮辱和歧视,她们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我们一起畅谈着自己的悲惨遭遇。”


“尝到了第一次的‘甜头’后,6个月刑满释放的我,真的跟随了‘案底’,开始故意偷窃财物争取入狱。一次,我因破坏ATM取款机被判入狱2年3个月。”


出生后耗时整整40年,我终于有性别了


“监狱里,一次家属见面,父亲泪如雨下,他说我不能再躲着所有人作践自己了,是时候,要为了自己的性别而战了。他希望我相信,每个人的出生,都有着无限的潜能和价值。”


“那次谈话,让我在监狱里的表现迅速扭转,我渐渐坦然接受我的天然身体,变得乐于助人,微笑常在,并且开始愿意把我最大的羞耻向每一个人述说。”


“刑满释放当日,狱长帮我联系了泰国的‘性别平等协会’,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决定为我自己争取性别。”

QQ截图20200629115426.png

“通过狱警的关系,许多专业法医顾问都愿意无偿帮助我,为我的性别鉴定准备了丰富的材料。我跑到自己出生的乌隆他尼府医院,找到了当年的记录,也联系了家庭附近的派出所,他们都愿意帮我作证修改性别。”

QQ截图20200629115443.png

“最终,今年40岁,在档案官员的协调下,他们正式宣布:允许我性别资料上的‘Miss’ 修改为‘Mr’,并且公开承认,我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先生’,而非‘摸棱两可’的女士。”


“那一刻,一股暖流夺眶而出。”


“身份证办理机构也同时通知,他们将允许我修改一个更男性化的名字。”

QQ截图20200629115455.png

“我从没有想过这一天会到来,但是果真到来了。”


“我已经加入了拯救我的‘性别平等协会’,我会珍惜我的‘雌雄同体’,因为上天已经表明,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


“感谢‘雌雄同体’的苦难,这世上,不该有男女的歧视和界限,我们的文明,应当超越性别,超越缺陷。”


“往后的人生,我会用实际行动去拯救和我有相同困扰的群体。”


最大的歧视,就是在从未见过面前,固执己见


因为人们只见过正常的男女是如何变性的,所以他们逐渐接受正常的变性,是需要尊重的。


而从未见过的生理缺陷,惊吓背后,难免不会有本能而发的歧视——


他们的群体实在太小了,实在太难在社会的普遍价值观内一辨善恶。


于是他们坚持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样子,而忘记了这世界应该改变的样子,


世间的光亮多了,也没人会注意街角的灰斑。


其实不管性别正常与否,生理畸形与否,“生而为人”的评判,不应该在惊恐和排斥中褪色。

QQ截图20200629115505.png

只希望“雌雄同体”,不再是新闻中的极端,


每一个独立的性别,都应当在人群冷暖中将心比心。


放大来看,一个拥有同理心的成人,绝不会说出车祸事故的高发都是女性司机干的,一个刚柔相济的强大内心,也绝对不谈直男遍地,男强女弱,性别分工。


愿这世上的话语,再也不用“本就应该”去束缚性别应有的自由。


愿这人间的眼睛,再也不以“生理畸形”去排斥尊严应有的光亮。


请相信,有一种更强悍的包容,名叫“雌雄同体”。


文章发布:2020-06-29

本文链接: http://dadumuseum.org/?id=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