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jpg

    2016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陆续接受了东南亚数个武装组织的一系列效忠宣誓,并宣布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ASG)时任领袖IsnilonHapilon为东南亚地区“头目”,同时鼓励世界各地的IS支持者前往菲律宾发动“圣战”。尽管IS直到2017年才开始提及其东南亚分支),但事实上IS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至少可以回溯到2015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目前活跃在东南亚(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三国”为主)的各伊斯兰教极端组织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但IS在该地区尚没有建立起支配作用的“指挥和控制中心”;诸如在菲律宾境内的许多亲IS团体,其在组织层面、意识形态和具体行动方针上,都是彼此独立的。


    总体而言,在报告研究的2014年1月至2019年7月这一时间段内,东南亚“三国”记录发生的IS关联的极端组织袭击事件的总数,以及袭击造成的伤亡总人数最多的两个年份均是2016年、2017年(见下面两个表格),其中2016年发生的袭击次数最多(38起)、造成的伤亡总人数也最多(446人);尽管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伤亡总人数成稳步下降的趋势,但之后2019年前7个月的伤亡总人数(172人),却超过了2018年全年的这一指标(131人),这或许预示了一个新的(袭击造成的伤亡总人数)上升趋势的开端。


    如果将上述袭击事件进一步划分为“成功”“失败”“被阻止(Foiled)”三个类别(见下表),马来西亚则是三个国家中“成功”的袭击事件发生比例最小的国家(成功率8%),远低于印尼的50%、菲律宾的96%。这主要是因为,菲律宾和印尼的“伊斯兰国”(IS)威胁主要来自当地已较成熟的武装组织基础设施和网络;而在马来西亚,这类袭击威胁通常以个人发动“独狼”袭击的形式存在,而这些“激进化”的个人一般并非任何当地武装组织的正式成员。


    2014年1月至2019年7月,在菲律宾总共发生的50起IS相关的袭击事件中,有22起发生于2017年,且其中多数发生在南部棉兰老岛南拉瑙省首府马拉维。尽管2017年单年的袭击数量最多,但2016年却是菲律宾袭击造成伤亡人数最多的一年,尤其是上半年;2016年间,IS相关的袭击事件共造成伤亡353人,占到了该国所有50起袭击事件导致死伤总人数的43%。与此同时,这一年度伤亡人数(353人)也占到了东南亚三国2016年袭击造成的伤亡总人数(446人)的79%,这些都表明菲律宾是目前东南亚地区IS相关袭击和活动的“震中”。


    众所周知,“伊斯兰国”(IS)及其附属组织的标志性战术是采取“自杀式袭击”;IS在西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分支机构,均严重依赖这一袭击手段以维持较高的“杀伤力”。但根据东南亚“三国”最近5年多的地区性趋势,自杀式袭击并非这一地区最多采取的袭击策略。


    尽管如此,在2018年和2019年,自杀式袭击的使用频率大幅增加,分别占到了当年东南亚“三国”所有袭击事件总数的29%和54%。但在2017年之前,成功或企图实施的自杀式袭击占总袭击的比例仅为不到6%。这表明这类战术有在今后的袭击中更多地被采用的趋势。例如,菲律宾此前很少遭遇自杀式袭击,而近年来这种袭击形式的增加,直接与“伊斯兰国”(IS)在当地的影响力有关;与菲律宾不同的是,印尼国内的自杀式袭击自2016年以来逐年稳步增加,且已成为该国IS相关组织袭击战术的一贯组成部分。而整个东南亚地区近年来自杀式袭击的增加,则可能源于外籍武装分子的战术引入。


    此外,印尼国内不断增加的自杀式袭击中,女性“自杀客”的参与,已成为一个日益令人担忧的问题。2018年5月在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Surabaya)发生的连环自杀式袭击,参与者包括妇女和儿童;相关研究表明,利用女性作为袭击者的极端组织,能够借此获得显著的战略和战术利益。而当局对IS关联武装组织反恐打击力度的加强,或将促使这些组织派遣更多的妇女和儿童参与袭击行动。


文章发布:2020-07-24

本文链接: http://dadumuseum.org/?id=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