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地图.png

    皇家国际客服:自2002年非洲联盟成立以来,阿尔及利亚籍外交官一直担任非盟“和平与安全总干事”等关键职务;阿尔及利亚官员还在设计“非洲和平与安全架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该架构是非盟安全政策的“基石”。


    阿尔及利亚还是“非洲恐怖主义研究中心”的东道国,并致力于将“反恐”列为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的负责领域之一;阿尔及利亚凭借其十年血腥内战的经历,将自身定位成“对抗国际恐怖主义的领导者”。除了地区安全事务,阿尔及利亚还在2002年创立非盟“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位阿尔及利亚外交官甚至在2012年宣称:“阿尔及利亚不用施加很大压力,即可改变非盟的政策走向。”


    然而,近年来,阿尔及利亚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已有所减弱。2013年,阿尔及利亚时任总统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因中风基本丧失执政能力,此后他与非洲其他国家元首的交往逐渐减少,阿尔及利亚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双边关系也受到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在“实现国家自给自足”愿景的指引下,阿尔及利亚政府选择不设立“主权财富基金”,因而未能利用其天然气和石油储备带来的收益购买海外资产;2014年之后,油气价格的下跌对阿尔及利亚经济造成了重大打击,但任何试图通过向非洲大陆市场扩张,以实现经济多元化的努力,都受到了政府限制海外投资相关法规的限制。根据2014年更新的相关规定,私营企业只能在海外投资与其国内业务互补的活动,且资本转移须获得官方的批准授权。


    2016年,阿尔及利亚曾主办当时备受瞩目的“非洲投资与商业论坛”,但因精英成员之间的争斗蒙上阴影,时任阿尔及利亚总理阿卜杜勒-马利克-塞拉勒中途退出会议,以表示对富有影响力的阿尔及利亚富商AliHaddad的不满。但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该论坛的举办为非洲大陆未来商业联系的加强奠定了积极的基础。


    曾经的地区安全事务“主导者”


    长期以来,阿尔及利亚一直视其在维护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形势中发挥主导作用,但随着近年来伊斯兰圣战武装组织威胁的升级,阿尔及利亚充当的角色已有所减弱。尽管阿尔及利亚是继埃及之后的非洲第二大军事强国,但该国长期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这一原则甚至已正式写入阿尔及利亚宪法,其规定“阿尔及利亚不诉诸战争,以破坏他国人民的合法主权和自由”。因此,阿尔及利亚在萨赫勒地区采取的是一种基于协调域内各国应对安全威胁的政策。


    2010年,阿尔及利亚建立了地区性安全组织“联合行动参谋委员会”,旨在联合阿尔及利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四国,在打击武装组织的战斗行动中合作并分享情报。然而,CEMOC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比如,尽管阿尔及利亚允许法国军队使用其领空前往马里,但其对“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承诺促使其在2013年拒绝派兵前往马里,帮助当时无力控制局势的马里政府军击退反政府武装。


    即使是在非盟内部,阿尔及利亚在安全事务方面似乎也已失去了一些主导影响力。阿尔及利亚籍的现任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PSC)总干事SmaïlChergui,在2017年勉强连任并获得新的四年任期;一些观察人士预计,明年这一职位将很可能不再由阿尔及利亚人担任。与此同时,阿尔及利亚也未能阻止其竞争对手摩洛哥,在2018年赢得一个PSC席位。


    阿尔及利亚还采取了一种以安全利益为重的措施,以应对过去数年该国移民数量的不断增加;而这些措施对于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移民而言,似乎过于不近人情。由于利比亚内战,原本试图在利比亚就业,或是把利比亚作为前往欧洲“中转站”的移民,转而进入阿尔及利亚;这导致进入阿尔及利亚的移民数量在2015年之后持续上升。而随着阿尔及利亚城市中撒哈拉以南非洲移民面孔越来越多,这引发了当地人的排外情绪和反移民活动,包括2017年的一场名为“阿尔及利亚拒绝非洲人”的公共宣传运动。


    虽然当时的阿尔及利亚政府反对上述反移民活动,并承诺着手制定一项规范化计划,但同时也强行将大批非正规移民驱逐到了邻国尼日尔和马里;据报道,许多移民被丢弃在阿南部的沙漠地区,并只能徒步跋涉穿越边境。2018年,一群被阿尔及利亚当局强行驱逐出境的马里移民,袭击了阿尔及利亚驻马里首都巴马科(Bamako)大使馆。用一名阿尔及利亚籍专家的话来形容,阿当局从未把处理接纳非洲移民的事宜,视为其改善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关系的一个外交或地缘政治契机。


    “后布特弗利卡时代”的新政策


    鉴于上述背景,2019年12月当选的阿尔及利亚新任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表示,他希望致力于领导一项“与非洲重新接触”的政策。特本总统在从参选到最终当选的整个过程,都遭到了国内大规模抗议运动的反对,他被国内批评人士视为一个妥协性领导人。尽管如此,他还是制订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以重建阿尔及利亚的非洲大陆影响力。


    2020年2月,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出席了非盟首脑会议,并从非盟和双边关系发展的两个角度,宣布阿尔及利亚“重返非洲”;他表示阿政府将设立一个国际性合作机构,以重点关注非洲和萨赫勒地区(与摩洛哥的“国际合作署”(AMCI)如出一辙)。2019年底,阿政府批准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2020年6月,阿当局还完成了跨撒哈拉沙漠高速公路项目的一个关键部分的施工建设;该高速公路设计连结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与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并同时贯通乍得、马里、尼日尔和突尼斯等国。


    此外,2020年5月,特本总统公布了阿尔及利亚宪法修正案提议,其将允许该国向海外派遣军队参与多边维和或强制执行和平行动;并可在东道国政府邀请的前提下,派兵前往该东道国稳定局势。这一修宪计划很明显是为了恢复阿尔及利亚在为其邻国提供安全保障方面的领导性地位。


文章发布:2020-07-31

本文链接: http://dadumuseum.org/?id=172